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广西健康网!请

登录 注册

养老红枫叶

常识居家老龄化政策

关爱保险养老产业

护理医养护理家

护理新闻专栏临床学术

案例培训课件招聘

两性保健

性文化心理生殖

食疗理疗亚健康

母婴减肥

早教营养母乳喂养

产后减肥减肥常识

整形美容

微整形丰胸

化妆护肤美发

搜索
首页 健康资讯 药界动态 查看内容

败诉官司后的绝症女孩 谁在替权健做虚假宣传?

2016-7-29 09: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63| 评论: 0|来自: 互联网

       四岁幼女,身患恶性肿瘤,在大医院手术化疗后各项指标趋于正常。一个偶然原因,被“好心人”引荐开始服用权健公司的药品。三个月后,孩子病情恶化。与此同时,网上出现大量配着这名肿瘤患儿及其父母与权健负责人的合影,宣称孩子的肿瘤被治愈。

  孩子病危期间,父母时常接到各地患者的咨询电话,询问和求证孩子是如何被权健治愈的。忍无可忍的患儿家长,起诉了权健。官司的结局是:患儿家长败诉,权健胜诉。如今,孩子已经因病离世。到底是谁拿着奄奄一息的绝症患儿在为权健做宣传?

  年仅四岁的幼小生命,经历了4次大手术,30多次化疗,仍顽强地与疾病抗争。

  一次偶然的求医经历之后,孩子正常的治疗、康复开始拐入另一条道路。

  “我这辈子最后悔一件事,就是带女儿去了天津权健公司……”

  在女儿的遗像前,父亲周二力(化名——编辑注)几度哽咽。

      

“爸爸,我想快点长大,长大了就不会生病了”

  七月的内蒙古,酷暑难耐。

  在赤峰一间租用的平房里,摆放着女儿的灵位。周二力夫妻俩,都是赤峰市林西县的农民,孩子没了之后,为了早一天还清为孩子看病欠下的巨额借款,入夏以来一直在山上放羊,一大早5点从山上下来与记者见面。

  一进门,妻子自己没顾着喝一口水,先把洗好的新鲜水果,放在孩子的遗像前。

  “这些都是她爱吃的,每次回来我都给她换新的。”桌子上有各种零食,还有粉色的小钢琴,小化妆盒,玩具小熊。

  周二力在一旁抽烟,女儿离开半年了,他真不愿意再提起任何事情。

  2008年8月8日,一个吉祥的日子,女儿周洋出生。她活泼可爱,从小爱唱歌跳舞。 4岁那年,疾病却突然降临在她身上。

  起先是大便干燥,排便十分困难。该吃的药都吃了,还是不管用。后来到赤峰市里的医院检查,拍了片子才发现,靠近直肠附近有一个5厘米大小的肿块,但到底是什么病,医生还不能确诊。

  2012年3月,一家人又辗转到北京儿童医院。经诊断,孩子患的是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一种少见的小儿恶性肿瘤。

  周二力文化程度不高,但他清楚地记得医生说的话:“幸好发现早,肿瘤恶性程度较低,治愈的希望特别大,而且周洋的体质很好,孩子还有救。”

  “孩子还有救!”这句话让周二力对女儿的康复充满了信心。确诊后,周洋开始接受第一次化疗。治疗过程很痛苦,但小姑娘很坚强,打针,小胳膊扎得青紫,她也很少哭。吃药,哪怕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她也默默接受。

  2012年8月,周洋第一次手术,切除了骶尾部的恶性肿瘤。但术后出现了感染,直肠穿孔。术后第8天,又连着做了探查手术和直肠改道。11月,肿瘤再次复发,继续手术。一个4岁的小姑娘,接连经历4次大手术!

  “孩子太痛苦了,我心里也跟着疼。”

  周二力紧紧把女儿抱在怀里,一心想着,女儿还小,既然医生说有希望,只要闯过这关就好了。

  女儿很懂事,她常说:“爸爸,我想快点长大,长大就不会生病了,还可以照顾你和妈妈。”

  治疗半年,周洋的病情大有改善。刚发病时肿瘤标志物甲胎蛋白化验结果高达111000纳克/毫升。经过几次化疗,这一数值降到26纳克/毫升,逐渐趋于正常。

  看着每天都在好转的女儿,周二力一颗揪着的心微微松开了些,一切都是值得的。钱花完了,医生说还要继续化疗,周二力就狠心把房子也卖了。

  当时,周洋的大伯在北京,靠摊煎饼为生。为了周洋,他挎着一把吉他,登上了星光大道的舞台。一时间,“煎饼哥”救女的事迹为公众所知。兄弟俩不为出名,拒绝所有捐款,只一心想为孩子寻求更好的治疗方案。

  许多爱心人士纷纷为周洋想办法,这让一家人感激不已。就在这时,一位王姓“热心人”闯进了周二力的生活。

  对于这位“热心人”的真实身份,周二力事后坚信此人就是权健的经销商,而事后的法院判决书中引用权健方面的答辩意见表明,权健方面把他称为“权健产品的消费者”。

  “当时特别想跪下来给他们磕头”

  周二力至今还很清楚地记得,那是2012年12月15日,在星光大道节目播出的第二天,一个王姓陌生人找到周二力,称有个方法能治孩子的病。当天中午,这位陌生人就带着他们,从北京前往权健天津总部,还嘱咐他们把孩子的病历资料带齐全。

  周二力说他之前对权健一无所知,但对方的细致、周到,让他心里莫名多了一些信心,来到权健的天津总部,他更是受到了超乎想象的“优待”。

  “到那一看,楼盖得特别豪华,楼下的人也很多,带我们的人说要直接带我们去见他们领导。那位领导的办公室建在水中,要经过地下通道,还有保安把守。”经过层层关卡,周二力见到了权健负责人。

  在接下来的见面中,周二力恍然感觉到遇到了救星,“他们说花8000万买了一个抗癌秘方,而且这里是目前国内最大最权威的中医药研发基地”,救女心切的周二力,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当时的心情很激动,特别想跪下来给他磕头。”周二力说。

  2013年1月,周洋开始服用权健公司的产品,但产品名称、生产批号、厂家、日期、成分、适应症和不良反应完全不知。

  之后,一家三口再次来到权健的办公室,“见到孩子后,他们说,孩子挺好的,那时我们都还相信他们。”周二力说。

  临走前,周二力一家与权健的领导合影。事后才知道,正是这张照片,成为日后在网络上大肆流传、广泛宣传公司产品神奇效果的材料。

  关于照片拍摄细节的表述,周二力与权健方面说法各不相同。周二力说,临走前权健负责人主动要求与他们一家合影。而权健方面,在后来的法律判决书中引称,说是周二力主动要求与公司领导合影,照片由周二力家人自己拍摄并保留。



“我太傻了,我害了我的女儿”

  服用权健药物的第三个月,令周二力一家想不到的是,孩子的肿瘤标志物持续升高,医生怀疑肿瘤复发且癌细胞已经转移。

  2013年3月6日,周洋重新回到医院,接受化疗。但化疗效果非常不理想,医生必须不停地换化疗方案。

  5月的一天,周洋病情突然恶化,血小板数降为零,随时有生命危险。在赤峰市第二医院重症监护室里住了很久,这期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太傻了,我害了我女儿”。

  周二力觉得由于自己的轻信,让女儿白白耽误了三个月治疗。望着ICU里的女儿,他只能默默祈祷:“老天爷,再给我的女儿一次机会吧,哪怕用我的命去换,我也愿意!”

  但就在女儿病情持续恶化的这段时间里,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让周二力肺都要气炸了。

  周二力开始接到很多陌生的电话,都是询问周洋是不是被权健治好了,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接到300多个。周二力觉得蹊跷,因为自己的电话很少被他人所知。

  周二力上网搜索,惊讶地发现大量与孩子治疗实际不符的虚假宣传。在后来法庭认定的案件事实中,这些宣传包括如:

  “服用权健的中药一个半月后,小周洋在医院检查的所有指标均显示正常”

  “内蒙4岁女孩小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

  “权健秘方救助罕见癌症……”

  “孩子生病以来所有的检查材料我都保存着,那样宣传简直是胡说八道!”周二力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儿,既愤怒又心疼。

  周二力联系王某,要求他们删掉宣传材料,公开道歉。然而,网上关于周洋的宣传材料不仅没有删除,反而传播得更多。在赤峰当地也有权健的经销商,周二力发现,这些经销商发放的宣传册里,也印着“周洋在权健重获新生”的文章。

  在此之后,又有很多人打来电话问周洋的情况,有些是权健在各地的经销商,还有些是患者家属。对这些电话咨询,周二力从开始的拒绝接听改为如实告知,这可能是宣传策划者没有想到的。

  期间,“好心人”王某也与周洋的叔叔协商如何解决此事,但没有结果。

  在这之后,孩子的病情恶化得越来越厉害,2013年9月,肿瘤标志物上升至1281纳克/毫升,2013年10月2099纳克/毫升,2014年1月7337纳克/毫升……周二力也实在没有力气再理会任何人、任何事,全天守在女儿身边。

  化疗后的小周洋,头发都掉光了,周二力就去商场给她买了一顶假发。女儿不愿意住在医院里,他就请了救护车,每晚送女儿回家。

  四年了,周二力夫妇的全部生活里,只有女儿。

  病情极度恶化,肿瘤把皮肤顶破了,官司输了,孩子走时,眼睛是睁着的

  经历了所有曲折与挣扎,女儿的病,还是无可挽回地恶化了。

  肚子上一个口子,背后还有一个大窟窿,越来越大的肿瘤瘤体把皮肤顶破,伤口溃烂不堪,连里面肠子都能看见。

  孩子疼得把自己的脚皮都蹬掉了,但仍特别坚强,对爸爸说:“爸爸你跟我关系最好,你最听我话了,你给我找把刀,我不活了。我不在了,你要照顾好妈妈。”这些话听得周二力心里像针扎一样。

  这期间,询问权健是如何治愈周洋的电话一直没有断过。

  不堪被虚假宣传侵扰的周二力,起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摒弃客观事实,进行虚假宣传,从中谋取财产利益”,“严重侵害姓名权、肖像权及个人隐私权”。

  周二力对有关证据做了保全和公证,他认为这起官司铁证如山,肯定能赢,但判决的结果,完全出乎意料。

  2015年4月21日,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对“周洋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网络侵权案”做出判决:

  法院认定了如下事实:2012年3月,周洋被确诊为“恶性生殖细胞瘤”。2013年1月,周洋服用了权健的药品。2013年夏季,周洋亲属在互联网发现“内蒙4岁小女孩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权健秘方救助罕见癌症”等信息宣传。

  法院认为,根据权健提供的证据,发布周洋服用权健药品后病情好转信息的网站,并非权健登记注册的官方网站,周洋方也不能举证证明在互联网发布侵权信息的网站是由权健注册、经权健授权或权健对发布信息的网站提供了侵权信息。

  也就是说,侵权事实成立,但没证据证明拿周洋病情做虚假宣传的行为是权健干的。周二力败诉了。

  到底是谁在拿一个绝症患儿残忍地替权健做虚假宣传呢?

  律师建议继续起诉发布虚假信息的网站,但此时周二力已经心力交瘁,打不动任何官司了。

  最后,所有的药都不管用了,周洋不得不靠成人剂量十倍以上的镇痛药维持生存。周二力记录着孩子每天服药的数量:

  “早上9点,吗啡50毫克;中午12点,普西康6毫克;下午3点10分,吗啡50毫克,地佐辛5毫克;下午4点30,换镇痛泵;晚上10点27,普西康6毫克,吗啡50毫克;晚上11点50,地佐辛5毫克……”

  周二力说:“孩子那么痛苦,但我不舍得让她走。”

  2015年12月12日,赤峰的冬天显得格外寒冷,周洋的伤口开始止不住地出血。周二力把她抱在怀里,女儿喊了声“爸爸”,睁着眼睛,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说到此处,周二力已泣不成声。妻子也在一旁抹眼泪:“别哭了,周洋不喜欢我们哭哩。以前每次我一哭,她就唱歌给我们听,你忘了?”

  如今,孩子的遗像前,挂着一把金色长命锁。周二力说,孩子生前就想要一把长命锁,当时没钱买,孩子走后,一位朋友送的。

  给孩子看病4年,花了100多万,整个家被掏空了,欠下还不完的外债。夫妻俩又回到山上给人放羊,一个月能挣3000块钱。

  至今,孩子的骨灰仍在寄存处。墓地的费用,周二力付不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点推荐

自制枇杷膏真能治病吗?

眼下,正是枇杷大量上市的季节,网络上不少人晒出自制枇杷膏的步骤和照片,引来不少人效仿。据称,自制 … [详细]

1860 0 0

患者送锦旗、感谢信为我院外一科

近日,来自广平镇的徐先生家属到我院为外一科主治医师罗道军及全体医护人员送上“妙手回春 医德高尚” … [详细]

68 0 0

北海市疾控中心疾病防控宣传成绩

去年以来,北海市疾控中心(以下简称中心)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疾病防控宣传工作,取得了历年来最好成绩 … [详细]

64 0 0
预约挂号中心   |   疑难问题讨论   |   通讯员投稿   |   举报曝光   |   意见投诉   |   账号申诉